灯行

不完全型精神分裂,脑内三十人圆桌会议,精神裁判的判决是死刑。

献给我的孤独

        真的,现在感觉很孤独。
        再过个两三天就要面对一项大事了,而现在心情痛苦。
        作为独生子女最大的悲哀在于在你急需找个人在一个不正常的时间段倾诉一下你那青春期突如其来毫无道理不知从何而起又不知何时消退的痛苦与伤感时你会发现你无人可与之讲述。
        你的父母对你毫不理解并口出恶言,你的同学朋友全不在你身边,在QQ微信MSN上找到他们时他们要么是不屑于听你的小小烦恼要么说着说着开始扯东扯西要你细听他们说那些你不感兴趣的东西要么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嘲笑挖苦你,你还和几个大概可以算了解你的人分开了,而且再见面的几率几近于零。当你的伤感又一次来袭,这时候,你感觉孤独。
        我现在很孤独。
        父母只是带着一种鄙夷的神气骂你矫情,朋友只是自以为是表示和你亲近地对你讥嘲讽刺,同学只是漠不关己地转身离开,当终于有一个你认为会理解你安慰你的人出现的时候,他却不把你和你的青春期忧虑当一回事,只是漠然的玩着手机敷衍了事地应答着“哦”。这时候,你感觉孤独。
        我无法将我的孤独向现实的人们诉说,因为他们会说你父母双全有同学有好朋友你孤独什么?可我的孤独不是由于孤单,这是lonely和alone的区别。
        这是一种置身于人潮的孤独。
        不被理解,不被支持,不被安慰,不被重视的孤独。
        独自一人溶解在汹涌的人海。
        也许您要觉得我矫情而做作了,但请您想想,您的那个遥远的或不遥远的或还没到来的青春期,是否像我一样或将像我一样?
        如果不,请离开吧,非常抱歉占用您宝贵的时间;如果是,请看下去。
       

        这种孤独是所谓文艺的,但它对我们来说很值得重视。
        这样没用的孤独的我,

       

       









        还不如死去得了。

评论(2)

热度(1)